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佛菩萨探访录》:化解险难篇

发布时间:2019-08-24 09:57:02编辑: 阅读次数:
佛菩萨探访录慈云杂志社集辑目录:乐序化解险难篇消灾解厄篇愈病救苦篇往生实例篇综合感应乐序菩萨度众有实有权,实者,自理上说法,由第一义谛顿入真空实相,此为大利根性的人,才能直下承当。权者,乃善巧方便,以钝根若凡俗者相宜,因此权现而信入佛之知见,开佛之智慧。故广开方便之门,普应群机,由佛菩萨灵感或许因之引入皈依三宝者,必不在少。为普及初机故,则有佛菩萨灵感探访之举。‘佛菩萨灵感探访录’为早期‘慈云’杂志中所刊,搜集今人今事之实录,绝非道听涂说可比,实则斑斑可考,信而有征。今取其精粹者,整理成册,分科五篇:即一、化解险难,二、消灾解厄,三、愈病救苦,四、往生实例,五、综合感应。今书辑成,以时下众生多著事相,即以事相感应而起信,导入般若妙智,自许事理圆融,理事无碍;若果会此意,莫以为老生常谈,当知以何机得度者,即应以何法度之。应病与药,药到苦除,无非一大方便耳。今以缀辑全成,点缀数言,得明其意。初学者应机,老参者视做度初机之药饵可也。所谓‘归元无二路,方便有多门’,正可做为本书之鹄的,幸勿以浅薄无稽之谈,则洛阳纸贵,必有一番度化之盛行,是为序。古燕京兆三宝弟子乐崇辉谨序于随缘不变之斋室 民国八十三年第二甲戌正月初一弥勒菩萨圣诞日 ●化解险难篇盗匪不侵民国二十年左右,安徽省合肥县、长宁河镇,有姓丁的大户人家,地方很有名望。安徽省境内多山水,为盗匪滋长地方。附近山区有个土匪叫白狼的,恶势庞大,鱼肉乡民,手段毒辣,人人都很怕他。有一天,他率领百余匪人来洗劫这个村镇。这丁府的老夫人罗氏,是皈依三宝虔诚正信的佛弟子,法名叫西贤;他的儿子润生与家眷都在南京任职。家中只有老太太一人,碰巧有位比丘尼来看老夫人,听外面枪声甚大,人声嘈杂,知道一定是匪类来洗劫了。两人不惊不怖,一心加紧念观世音菩萨圣号;白匪打算闯入丁府,听到有人说:丁家的男人们和家眷都在外市,空屋无人。白匪也不觉察,当真信了,这个大难就轻易逃过了。过不多久,洗劫全镇财物无数,并且绑架了两百个肉票,几乎一户都没有幸免的!当他们大伙儿在河岸边集合打算驾船回匪巢时,他的随从又问白匪有没有搜劫那镇上有名的丁家,白匪说天时已晚,正值顺风,开船要紧。这正是冥冥中观世音菩萨救苦救难的显应。这则往事是现住永和八十多岁的丁润生老居士亲自告诉我的。千钧一发化险为夷明清 有一天笔者陪家母访问亲戚张玉宝家(普门文库长期会员),相谈甚欢,张君闲聊中得意地提起,亲身体验的观世音菩萨感应事迹。前年十一月冬天的某一天,因经商采购货品,必须临时赶到宜兰。张君乃与友人乘一部崭新的私家骄车,于晚上九时许离开台北,经过新店一路谨慎地沿北宜公路向宜兰进行。北宜公路群峰环绕景色宜人,但大弯小转,高山绝崖,容易肇车祸。过去夜行货车,常沿途掷放冥纸期求平安。此举虽属迷信,可知此段山路不寻常。他们在夜色寂静中,越过小格头、水底寮等山村,而临坪林附近的石漕处,轿车忽然无故地轧轧作响,其音怪异。此时驾驶盘也失灵。车子竟失去控制,似被人强有力地推拉至危险的马路崖边。正在千钧一发、束手无策、危险万分之际,张君突然想起朝夕礼诵的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立刻提起勇气,虔诚合掌大声呼救:‘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大约念了十句左右,怪音消失了,车身也可安定驶回马路中央驾驶自如了。此时张君等欣喜感激大士之寻声救苦伟德,继续诵念圣号,直至平安到达目的地。‘妙音观世音念念勿生疑于苦恼死厄能为作依怙’。严重车祸毫发无损煮云法师述 慧峻记 六十九年七月廿七日凤山佛教莲社又举办一年一度的精进佛七了,这一天参加打佛七的人陆陆续续地来报到。廿八日讲佛七规矩,其中有二位护七人员,一位是逢甲毕业的巫达盛,另外一位是在丰原教书的老师林小惶,他们二人是发心来护七的。廿八日台北长途电话打来凤山,对方报告主七和尚煮云法师说,慧严师(煮云法师徒弟,现任职智光商职)的母亲往生了,慧严师在日本,赶紧打电报去日本,催她回来,再快回国也要第二天晚上六点钟了。廿九日那天,打佛七的莲友正受八关斋戒,林小惶和巫达盛要去机场接慧严师,向一位莲社信徒张彩霞居士商借了一部小轿车,同行的还有慧严师的一个学生。凤山莲社有一位慧融尼师在当天(廿九日)下午一时许睡午觉,梦见山崖上有人喊,有部白色车子撞毁,车上有四个人,但没有受伤。醒来是个梦,没有在意。且说林小惶驾著车在桃园中正国际机场接到了慧严师,就赶忙驾车驶上了高速公路,四个人心里为了慧严师俗家母亲之丧,心情都很沉闷,心中全都默念著佛号。在中坜交流道不远,林小惶还是小心翼翼、清清楚楚地驾著车。不知怎的,车子前面突然出现一个庞然大物(货柜车)。说时迟,那时快,轰隆一声!以每小时八十公里的速度可想而知,车子撞扁了,奇迹也立即发生—四个人没有一点伤。谁肯信呢?真的是发肤丝毫没有损伤。晚上发生的事,和中午慧融师梦见的情况,全无两样,也是一奇。这里有个原因在,其中有两种力量保护了他们:自力是平时常念佛,精神会集中统一,空性可以显现,这时外力的撞击,不是撞到身体,而是撞到了空性,因为

\

精神力超过了肉体。另外是他力,以佛的慈悲除障力,佛的法身也是空性觉海的,以此空性之力可包容了一切有形之物,故相撞应无所损,车子不能念佛,故物与物相撞则以力之大小而得其损失之大小,人若念佛就有自他二力的保护。这是自然的道理,岂庸置疑?四个人喊部拖车来,花去了五千元,车子的修理费花了二万七千元,足见车子损毁之一般。真是不幸中的大幸,人都没有伤,阿弥陀佛!世人若肯念佛,菩萨圣号,自如‘普门品’中所说‘于苦恼死厄,能为作依怙’,是真实不虚的。但愿信受奉行,则‘生老病死苦,以渐悉令灭’了。佑船脱险记慧泽 我从普门品、地藏经中获知,观世音菩萨誓愿宏深,悲心最切,应化娑婆,寻声救苦;又从菩萨灵感录中看到了许多感应的事迹后,便处处留意著去瞻仰观世音菩萨之圣容。因此,只要是和观世音菩萨有关的经咒(如般若心经、大悲咒),不但能诵也能背出,因而蒙受观世音菩萨之加被福佑也特别来得深刻。我不提倡迷信,但下文要叙述的这件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我认为是精诚所至,菩萨感应的一个证明。 民国六十六年六月十五日我在一艘四千吨级的货轮上担任船长时,当天船已装满了六千立方米的南洋原木,正要离开婆罗洲西卡力曼丹省巴坦帝卡河中的铁鲁客耶尔镇(属印尼),驶赴日本博多。上午十时,甲板的木材以铁链、钢索固缚完毕后,‘领港’早已登船准备引水出港。时值涨潮,但距是日最高潮时刻下午六时尚有八个钟头,因此领港准备先引船到巴坦帝卡河口抛锚以等待沙坝水深足够时才通过河口放洋。值班的舵手系一位年青的舵工,虽然在海上经历了很多年,平常却喜欢喝酒消遣,从他的眼中已可看出有轻微的酒精中毒的现象;我因货主出货拖拖拉拉,已经在该镇泊了十余天后才勉强装满了舱位完工出航,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憧憬著下个港口—博多的景色,只巴不得赶快离开那种落后的地方,并没有仔细考虑让这位舵工掌舵是否妥当。十时十分启锚离开了装货地,逆流而驶,十时二十五分船在吉南干岛右

\

侧三百米处通过,十时二十九分,领港下了‘左满舵’口令,欲使船避开右侧的浅滩。半分钟后发觉船一直往右偏转,立刻停砗左满舵,但船已上了山,搁在东经一○九度的赤道附近浅滩,船的吃水从七米减为五米,是该舵工听错了口令所导致的灾祸。做船长的人最怕他的船发生这种意外事件了,小则延误船期时间,大则使船沉没断裂,造成不可收拾的海难。船搁浅后,我先按海难的一般处理原则,该做的都做了,但仍压不住内心的慌乱,忧虑著金钱和时间的损失不知有多大:如果在最高潮的时刻尚不能出浅,就得再雇一批工人把原木卸下船才能浮起,还得钉排、顾拖船,船上、船边还各要一班工人,原木卸好了将来又得再装回去,时间少则十天,半个月,多则一个月;工人要七十人?八十人?或是一百人?船底会不会破裂?船的租金一天美金四千元......哎呀!这下子老板可要损失惨重了!我真是忧心如焚,但是,仍不忘在客厅沙龙供奉的观世音菩萨圣像前恭读普门品,诵念大悲咒;同事们也来和我商量如何出浅,以集思广益;有位信佛的同事邢君亦在自己房间念大悲咒,一遍又一遍,好不容易挨到傍晚最高潮之时刻,大家同心协力,企图使船出浅,机器也一次又一次地点火启动,压缩空气的表针一直减少。一小时过去了,仍无动静,我急出了一身冷汗,不敢想像可能会发生的严重后果。慌乱间又闭起眼睛恳切默念哀求观世音菩萨。刹时间,奇迹出现了,二副惊叫著告诉我电罗经动了,船头开始回旋了,由慢而快入淼了。我再闭起眼睛,虔诚地诵念南无观世音菩萨......。我没有虚假捏造,这确是我一生中所遇到不可思议的经历之一,应验了经上所说的菩萨应化,寻声救苦,解脱烦恼的宏愿。虔诚地诵念观世音菩萨竟能使我转危为安,因祸而得福,虽然我并没有亲见观世音菩萨前来解厄,但这一件亲历的事迹,却从此使我对佛法信心倍增!诚念观音恶兽不害吕佛庭教授,以前在台中师专教学生多年,擅国画,曾画过长轴大幅的‘长江万里图’,名噪一时,他还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呢!据他在联台报副刊发表的大作‘菩提寺里作半僧’中有一段叙述了观世音菩萨的真实灵感事情。有一次他由河南镇平县杏花山菩提寺往南阳县的骑立山去览胜,他在文中说道:‘一天依山傍涧行,又二十多里,正坐在小山神庙旁边大树底下休息,突然看见一只大金钱豹从涧对岸林子里出来。它瞪著圆铃似的眼睛,张牙舞爪地正要向我扑来,我想如以自己力量和它搏斗只有送死,不如仗佛菩萨加被的力量,或许还可保著我这条命。于是就盘腿端坐在地上,闭著眼诚心诚意地念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圣号。这时觉得我的精神好像有著无比的力量,丝毫不感觉恐怖。念了两三分钟,睁眼一看,豹子已无影无踪了。使我更坚信人到有灾难的时候,念佛菩萨的圣号,其感应是丝毫不爽的。’由吕教授的这段事实来看,正是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中说的:‘若恶兽围绕,利牙爪可怖,念彼观音力,疾走无边方。’这正是印证了这段经偈。让我们虔诚地常恭念:南无观世音菩萨!探病奇遇记圆智 我在新光人寿公司某单位服务。同事好友洪安全先生及其女友许小姐一起于九月二日回南部过中元节。于台中到彰化的路程中一路无事,却在离家仅约二分钟车程的地方—二林,出了车祸。因夜晚开车身心疲累,一时疏忽,车子撞上大树,车头全毁,洪先生轻微脑震荡,左膝骨膜破裂;许小姐由于未系安全带,脸部撞上玻璃后,右颊及上额皮破血流。时值七月,俗称鬼月。我一向做任何事情都很小心谨慎的处理。本来不想去探病,但由于洪先生跟我是同事又是好友的关系,还是毅然前往。到了台中之后,透过旅馆总机的协助,询问到了洪外科医院的地址,便搭车前往。当我走到医院门口时,抬头一看,不禁吓了一跳,饭店总机与洪先生的弟弟告诉我的是洪外科的地址没错,而我居然走到陈外科来了。二林确实有洪外科与陈外科没错,但是‘洪’与‘陈’二字发音相去甚远,且地点也不在一起,我会走到陈外科来,心中不免称奇不已。我深信当时我的头脑是相当清醒的,此事绝非危言耸听—好友洪先生居然正好就在陈外科住院。本来,他还想转到洪外科去的。我告诉他关于我的神差鬼使找到他,来到陈外科之事,他也无法予以合理的解释。当天到医院探望洪先生之后,由于夜深,已无班车回去,只好搭野鸡车回台中。车子在路上以惊人的高速行驶。到了台中,距我下塌的饭店约二公里处,有一红绿灯标志,由于距离过短,一般人车行至此处,不管是否红灯,通常都是踏紧油门,加速通过。听说当天就有一位开了近十年野鸡车的司机,在此处出了车祸而送命。我们的车子行经该处,由于也是闯红灯,几乎与左边横行而来的一辆大卡车相撞,在尖锐的紧急煞车声中,双方车子以毫厘之差的时间停了下来。此时,在惊吓中我似乎还可以感受到来车引擎冒出的热气,贴身逼近身旁,尽管我的车内正开放著冷气。事后,听司机先生说,平时这部车子的煞车就不太灵光,想不到今天竟意外地很帮忙,在危险中当机一‘煞’,像是捡回一条性命。大难不死,我摸了摸左上衣口袋随身携带的六字大明咒护身咒解,心中感激地默默念著: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百声、千声,在一片安详的夜色中回到饭店休息,入梦。精进佛七感应记尚明功口述 慧峻记 我是公务人员,在市府上班,湖北省人,今年已五十多岁了,因为信仰佛教,很想把我信佛的感应告诉大家,增加信佛的信心。 回忆三年前,在台北市抚远街所发生的大爆炸案,我的住家就在大爆炸案隔栋的公寓。那天,我一如往昔仍在做佛教课诵,爆炸案发生时,我却根本不知道。奇怪的是,竟也未曾听到那么大的爆炸声音。事后,才知道隔邻发生了爆炸。我们这一栋和附近的公寓玻璃全部震碎了,只有我这一户的玻璃窗,一块也没碎。每天早晨三点起床,拜佛二个钟头到五点。来台湾以后就是如此,已拜了三十年了,所以才有了佛菩萨垂祐庇护,真是不可思议。话说爆炸案中有一户王先生,也是早出晚归的公务员。王先生也很信佛,每天上班时一定上三炷香,礼佛三拜后才出门,可能是每天上三炷香和礼佛三拜救了他和儿子的命。爆炸发生前,他儿子突然喊著肚子疼。这孩子很少病,这次病得很邪;王先生叫他儿子要忍耐,他的儿子拼命地叫,好像再也忍耐不住。王先生没办法,只好挟著儿子下楼去医院看急诊。下了楼,上了计程车,车子刚一开动,就听到爆炸声响,他的家顿时陷入了一片火海,此刻他儿子也不喊肚子疼了。王先生冷静了一下,才若有所悟,原来拜佛真救了他和他儿子的性命了。再回述我拜佛的功效。佛菩萨感应救了我,这还是小事,更大的是要我这一辈子以后,要了生脱死。我每天清晨三到五点钟拜佛,每拜一下,就念一声‘南无阿弥陀佛’,同时忆念出阿弥陀佛的庄严德相。起初,拜、念、忆佛,脑子里还是杂乱纷飞,后来杂念妄想有逐渐减少之势。最近这些年,只要拜佛时,一提起了正念,杂念就歇止住,再也不会起来。更好的是,只要一起观,佛像现前,轮廓清晰,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观而无观,不观也得,妙湛常明,端庄殊胜,叹未曾有。各位同修莲友,若要一心,当摄此心,若摄此心,真如拜时念,念时忆,身、口、意同摄,长此下去,只问耕耘,不问收获,长此以往,持之有恒,妄念还想乱起,那才怪呢?不只是观想得成,就是三昧现前也为期不远啦!

本文链接:《佛菩萨探访录》:化解险难篇

上一篇:一念偏差 陷溺难返

下一篇:一念净心即得往生,就不需要一天一万声佛号。那还要念佛吗?

Copyright © 2018-2020 药师经感应网    ICP备案编号:浙ICP备15039727号-58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