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关于我的家庭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11-11 09:51:52编辑: 阅读次数: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自修法以来,每每感觉自己罪业深重,杀业广大!求法之时幸遇丁大哥,杜姐,崔师兄,王师兄,张师兄等几位大德菩萨指点,渐出迷津。遂以拙文,简述杀生造恶业广大,因果循环不虚的真理,普劝众生皆行戒杀放生之功德,放生造福,离苦得乐,证得成果。

愿尽虚空广法界一切如父母般众生,皆离苦得乐早证菩提!

我出生在青岛胶南市的一个小山村,在童年的记忆里,我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每每看闯关东这部电视时,我就会想起我家的事。。。

娘说,在我刚出生的时候,我爸爸常年闯关东,娘料理家务,种田。在我刚记事的时候,只有到过年才能见到爸爸。每次回来,爸爸和一起闯关东的本家叔叔都会给我买好些好吃的东西,那时的童年充满了阳光,天伦之乐融融。。。这是我童年时候仅有的一点点幸福的记忆,随后的日子便是一片灰暗,连记忆都模糊了。。。

\

记得我到七岁的时候,父母就经常吵架,后来愈演愈烈,直到大打出手。。娘是位性格刚烈的女人,不会服软,由于不能和姥姥讲,也只能忍着。爸爸似乎无所顾忌,到处散播谣言,说趁他闯关东不在家的候,娘和别的男人有勾连,还说的有名有姓,很快流言蜚语铺天盖地,变假成真,人言可畏啊!结果从我八岁开始,妈妈就不再专心种地,开始做起了小生意,刚开始做豆腐在村里卖,还不错。可是爸爸看不惯女人做生意,就暗地里给她加卤水(由于听了流言爸爸便不再出门了,在家看管老婆),结果好好的豆腐都变成了豆腐渣。娘一气之下改卖芫荽种,慢慢的又做起了服装。。。离家门越来越远了,经常的住姥姥家。爸爸在家待着没钱花了,便坐不住了,说要出去打工挣钱,帮我砍了一些柴火就走了。

那时正値初春,还很冷,八岁的我便有了独立生活持家的开始(现在想来依然心酸!)其实就是比乞丐好一点而已。自己做饭,上学(当然成绩一落千丈,一班七十位学生,由开始的前五名落到倒数第五),喂猪,鸡,还自己养了兔子(为了赚零花钱),记忆最深的是为了打一桶水,五十多米的距离,我要歇息七次,才能把水提到家,日子过得就别提了,饥一顿饱一顿,身体瘦弱。。。

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娘回来了。我已经变成一个傻孩子了,连一声“娘”都不会叫了,看到我又黑又瘦的小模样,娘哭了,我不知道她当时的心里是什么感觉,反正是非常伤心的!她问我:“想不想跟我走?”我犹豫了(那是爸爸告诫我,千万不能和你娘走,她外面有人了,你去了就把你祸害了!我很害怕。那时我才九岁)她接着说:“你跟我走,我供你上学,不用你干活;不和我走,你接着种你的地,养你的猪,我不管。”我一听可以上学,很高兴,因为我一直梦想上大学的。就两天的时间,我办完了转学手续,和娘离家出走,当时爸爸根本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是什么样子,我不敢想,但是漂泊,是注定的了。

\

记得走的那天早晨,很早。天灰蒙蒙的,黑漆漆的砂石路一直延伸着,送我们的是我大伯,他是个驼背且有间歇性神经病,我的童年大多数时间是在他的背上度过的,他很疼我。。。大伯望着我们的背影啊,就喊:“孩子,记着回来看我!哎!。。。”我知道他很伤心,他是最了解我们的家事的人,他恨我爸爸不争气,可又有谁知道我们这一走会有多久?现在想来依旧心酸热泪盈眶!

往后的日子,漂泊而艰难。直到2001年,我认识了丁大哥,引领我走上学佛修法之路,慢慢的我领悟出轮回无常,因果循环不虚的道理,才慢慢了解我家庭一系列变故的原因:小时候,家里有鼠患,那时没鼠药,我爸爸有一手绝活——用鼠夹拿老鼠,很准,几乎百拿百中。家里还算宽裕,可是为了节约,爸爸就天天烧老鼠肉给我吃,解馋。。。现在想来,残忍至极!鼠类亦是众生的一族,亦有妻儿老小,为了糊口出来觅食,不想命葬火坑!幼鼠无力觅食,只能饿死,最后家破人亡!想象我们天天吃鼠肉,会有多少鼠族家庭惨遭灭门?无以数计!残忍至极!残忍至极!不堪回首!

我初学修法,不敢妄语——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才使我们家庭破裂,家人四散,天南海北,至今不能团圆!报应啊 !杀生造业如此之多,如此之大,我深感恐惧!我能做到的,也就是以我礼佛之功德回向这些鼠类,愿其早脱轮回苦海早证菩提!愿天下手持屠刀的人们,早闻佛法,戒杀放生,离苦得乐,早证菩提!

顶礼上师!南无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诸佛菩萨摩诃萨

本文链接:关于我的家庭的故事

上一篇:圣严法师《方向感》

下一篇:圣严法师《无事是贵人》

Copyright © 2018-2020 药师经感应网    ICP备案编号:浙ICP备15039727号-58网站地图